凍土塵埃

-丁子,台灣人
-產文手速低,基本上CP左右固定不可拆。同人二創集散地,歡迎找我聊天!
-目前的文章tag:FFXV|諾普、我英|勝出、排球|黑研

【勝出】STOP FOR A WHILE (上)

※我的英雄學院同人創作,爆豪勝己╳綠谷出久CP取向。

※交往多年+同居設定,情節捏造多,OOC注意。

※這是個像是有點甜的咖啡糖,兩個人獲得了一次長假的故事。

BGM,歡迎聽聽,但我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能聽><

※以上注意若有不適者,請慎入!

 



  嘿、英雄。

  嘿、『    。』

 

00 英雄

  他們計畫了近半年,成功瞞過所有人搬了新家。

 

  地點落在市郊處的這個城鎮,人口外流又沒有觀光發展的基底下幾乎沒有新的人流會進到這個地方,更別說是媒體,與這裡相關的報導除了地方日報上的一個小角落外,再無其他。

  安靜、低調、人煙又少,這個地方集聚了他們所希望的條件,雖然距離兩人各自的事務所都約莫需要一個小時的通勤時間,但又何妨呢。對他們而言,不受打擾才是最重要的。

 

  搬家之前,他們討論了一番決定不將在都心的房子取消掉,畢竟兩人都有著極大的工作量,迫不得已工作到終電駛離時有個臨時的休息處也是好事,同時也能讓媒體不輕易察覺到他們搬家了的事實。

 

  他們並沒有將兩人交往的事實公諸於世。

  知道兩人在交往這件事的除了家人及朋友外,就只剩下事務所裡的人了。

 

  世人眼中,他們住在一起,是好夥伴一同合租房屋的室友關係。

  英雄人偶與英雄爆殺卿是從幼稚園開始的青梅竹馬,一同進入雄英高中,畢業後成功成為一名職業英雄,並在幾年前與其它英雄合力成功阻止一場規模性的綁架行動,在該事件中兩人默契十足的行動造就了莫大的影響,成功地沒有讓任何人質傷亡,犯人連同幕後主使者也一網打盡,自此之後兩人在工作上的往來開始增多,既使不同事務所也有如夥伴般合作無間。

 

  當時兩人突然合住一起的理由也就搭上了順風船跟著被下了定論。

  雖說是巧合,但他們也樂得自己不用再另外多做解釋。

 

  這一住下來,就是五個年頭。

  日子在兩個人尋找著零碎時間相處與忙著工作中飛逝,快得令人不禁感嘆。

 

  同樣是名聲極高的英雄,經常見不到對方已是常態。

  通常綠谷早晨回到家時爆豪已經出了門,晚上爆豪回到家時綠谷又出任務去了,再不然就是兩人情況倒置,聯繫彼此的總是幾點到家與何時放假的訊息,而綠谷身上的清香、爆豪身上的甜味──那些令人流連忘返的大部分總只在睡夢的夾縫中才得以回味。

  只有當那些極為稀少的兩人同時休假的時候,他們才能夠好好地躺在床上擁抱彼此。

 

  交往近十個年頭,所謂的約會屈指可數;除了工作上的需求,兩人一同外出的次數大概也不會比約會多上幾次,如果將前往超市採買食物也算進去的話。

 

  過多的交流會讓世界好奇,不自覺的接觸會讓世界起疑,心知肚明的兩人安靜地扮演著外頭的一切『事實』,只在那些零碎之中相愛。

 

  因為世人總將目光放在英雄人偶與英雄爆殺卿這兩個頂尖英雄的身上。

  一舉一動、一言一行,每分每秒總被關注著,既使爆殺卿每每朝著大眾怒喊著閉嘴滾遠點依舊會有人不屈不撓地靠近,更別說是那位承襲了歐魯麥特力量的英雄──人偶,他肩頭背負著的是更多更多世人的期待。

 

  所有人都在看著英雄人偶與英雄爆殺卿。

  所以綠谷出久和爆豪勝己也必須犧牲一點點。

 

  因為他們是『英雄』,這是他們早有覺悟的事。

 

  但是有時候,在那兩顆心中最深最深的一小塊角落裡,他們也會這麼想──

  偶爾也希望一下子就好、世界只剩下我們兩個。

 

01 暫停

  今天是兩個人搬完新家的日子,爭取了很久的長假也從今天開始。

 

  戴上一次性口罩、選了頂最不顯眼的素面鴨舌帽,白色寬版素T與黑色牛仔褲,腳上踩著和平時不同的黑色短筒帆布鞋,這是十個路過人會有九個這麼穿的時下年輕人打扮,也就是說──一個不會引起任何人注意的打扮。

 

  黑框的調光眼鏡擋去了後方那雙滿意的綠眸,綠谷在出門前看了眼手機螢幕上的天氣預報,略帶疑惑的視線覷了眼玄關旁的雨傘,他打開門,外頭的熱度與白矇矇刺眼的日照傾倒在身上,立刻蒸發掉殘留在肌膚上的人造涼意,下一秒他關上門,又看了眼雨傘。

 

  鴨舌帽底下亂糟糟的綠色腦袋向左傾斜,彎成了一個困惑的弧度。

 

  『今日降雨機率60%,OO地區午後將有間歇性大雨,若午後需出門的民眾建議攜帶雨具。』

 

  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是與外頭天氣怎麼也搭不上邊的預報內容。

  綠谷將手機收回口袋內,才踏出門卻又馬上折了進來,匆匆忙忙地取下被遺忘在鞋櫃上的紙條,一秒之後拿下了那把許久不被使用的雨傘。

 

  這次終於準備好的他朝著裡頭的人大喊,用朝氣滿滿的聲音。

  「我出門了!」

 

02 小徑

  前往超市的路途上勢必要經過那條林立了不少商店的大馬路。

 

  果然這種天氣帶著傘出門還是多少會被側目啊,好不容易那樣打扮也沒什麼意義了啊。

  綠谷迴避著射來的疑惑目光,有些無奈想著。

 

  雖然正中午這個時段已經少了很多人在大太陽底下行走,但正好又是上班族的休息時間,兩相抵消之下人影似乎沒有減少,所幸那些人急的是趕緊找間有冷氣的店家、舒適地吃上一段午餐,並沒有太多人注意到他,只是習慣使然他仍是加快了腳步,希望在最短的時間離開。

 

  綠谷出久身為公眾人物,卻是相當不喜愛引起注意。

 

  終於不再看到人影,他拉開了充滿濕氣的口罩,伸手擦去額間滲出的汗水,偷偷在心裡進行著天氣預報一點都不準確的抱怨,遠方的柏油路上好像出現了一大片水灘的幻覺、一直頂著太陽的背部也似乎感覺到了曬傷般的疼痛,無所不在的盛夏暑氣實在強烈得令人難以忍受。

 

  好熱啊,要不待會買點冰回去吧。

 

  過了路口後他彎進一條小巷內,溪流的水聲與蟬聲交織著流入綠谷的耳內,他沒有踏上連接河流兩岸的小橋,而是右彎拐入了河堤旁的小徑,一長排的綠蔭為綠谷消去了不少盛夏的燥熱感。

 

  從住處往超市的路徑有好幾條,這是他在上次探看附近時偶然發現的、也是最喜歡的一條。

  較高的河堤與兩旁的樹阻隔了兩側的住屋與行人,加上樹蔭的幫助下幾乎掩去了自己身上所有能夠輕易被發現的訊息,也模糊了他人的視線,彷彿這個河堤為他創造了個有距離的世界,再加上沿著小徑一直走,走出末端就是超市的側門,對綠谷而言怎麼想都是絕佳的路徑。

 

  十五分鐘的路除不短,但高溫中一身汗水依是無法避免的事。

他看著前方超市外頭貼滿的冰淇淋廣告,身體好似又重新感覺到一點涼意。

 

  「嗯、決定了!待會就買冰棒回家吧。」

 

  綠谷拿出手機,熟練地打開通訊軟體正打算點擊最上頭的頭像,卻發現一旁出現著小小的紅色數字──一個未讀訊息,他好奇地點了開來。


03 生活

  『沒寫到醬油,記得買。』11:17 a.m.

  『了解!對了、我打算買點冰棒回去,小勝要什麼?』11:30 a.m.

  『芥末冰淇淋。』11:30 a.m.

  『欸──前幾天新販售的那個?』11:30 a.m.

  『嗯。』11:30 a.m. 

 

  綠谷回想起幾天前一個人待在家裡,心血來潮打開了買回來根本沒用上幾次的電視,液晶螢幕上正好撥放著芥末冰淇淋的廣告,裡頭吃得津津有味的演員讓他一秒想起了自家那位極度嗜辣的戀人,沒多想就傳了個照片過去,沒想到難得地獲得了貼圖的回應。

 

  交往幾年下來,綠谷大致上也將爆豪使用通訊軟體的習性抓得差不多了,當他再忙的時候多半是已讀過段時間再回,心情不好的時候不是已讀不回就是連鳥都不鳥,而心情好的時候則是偶爾會用貼圖回應。

 

  這讓綠谷立刻明白爆豪絕對相當中意這項新產品的推出。

  但看著小小隻的綠色兔子正垂涎著眼前的豬排飯,他卻傻了。

 

  那是英雄人偶的Q版貼圖。。

  他從沒想到爆豪會去買他們事務所推出的那個令人害臊的貼圖,還真的有在使用。

 

  那一晚他難得地已讀了對方,因為實在太害羞了。

  如今再次想起這件事也依舊讓綠谷滿臉通紅,他搧了搧臉試圖降低熱度,一會兒後才繼續回應。

 

  『沒想到小勝對辣的東西這麼執著,連冰淇淋都慘遭毒手......』11:32 a.m.

  『吵什麼吵!不懂的傢伙就給老子閉嘴!』11:32 a.m.

 

  『真是的、小勝!』11:34 a.m.

  『老是吃那些刺激性的食物,』11:34 a.m.

  『這年齡的新成代謝可、』11:34 a.m.

  『閉嘴,老子還年輕的很,再多說一個字就爆了你。』11:34 a.m.

 

  27歲的他們確實是不比從前,已經不再是可以揮霍的少年,長年來不管是飯食或麵食都要加辣的爆豪更是該注意,不過明白再多說下去晚點回家肯定又是一陣暴動的綠谷決定適可而止就好。

 

  『超市到了^^』11:36 a.m.

 

04 他們

  無論是誰和誰,在長時間的相處之下總會自然地去知道彼此的一切。

 

  『沒想到真的下雨了,還是超大雨。』11:42 a.m.

  『喂、你有帶傘嗎?』11:42 a.m.

 

  一踏入超市,身後啪答地雨水就倒灌了下來,眼前有如失真的雨景讓綠谷忍不住興起到底眼前的是幻覺還是方才那些難以忍受的熱度是幻覺的想法,他下意識地拿出手機點開他與爆豪的聊天視窗,實況般地將雨況描述下來。

 

  在某一天他突然收到來自爆豪的一則不明所以的訊息,內容是一行字的午餐菜色外加一個「喂、午餐吃什麼?」看起來來者不善的問句,他往前翻了翻查看是否自己漏了什麼訊息,卻只看到了在他們的來往訊息裡只有早晚報備這種貧瘠的內容。

 

  他赫然發現忙碌之中兩人的交流竟變得如此稀少,也猛然查覺到爆豪那則訊息的用意。那之後,他開始在工作間的空檔向對方提及一些當日發生的小事。

 

  爆豪偶爾也會主動傳來訊息,但畢竟本來就不是個擅長找人閒聊的個性,所以一開始綠谷大半收到的都是一行字,不是當日午餐菜色就是像「切島跟上鳴這兩個白癡!」這樣毫無前後句語焉不詳的文字,等到後來對方習慣時,這行為也不知不覺間成了兩人的日常。

 

  訊息框上像是心有靈犀般同時彈出了兩則訊息,一個他的、一個爆豪的。

 

  『嗯,出門看了天氣預報^^』11:42 a.m.

  『喔。』11:42 a.m.

 

  推了購物車,綠谷確認著手機內的清單開始採買,本來打算買個塞爆冰箱的數量好讓這個長假能更舒適地度過──也就是不用再跑超市,不過幾分鐘突然傳來的另一份清單將口袋裡那張備忘錄化為無用,原本的塞滿冰箱計畫也被打亂。

 

  新的清單看得出為了採買人的好意,一些只能製作特定料理的食材與少用的調味料都被刪去,只剩下了常用食材與──綠谷看著清單上被留下的製作豬排飯的材料,激動得差點再度愛上對方,不過當他接著看到一排比豬排飯材料還長的辛香料列表,那些激動立刻被取代成驚嚇,手上的玻璃罐默默放了下來,車籃裡剛放下的瓶罐也悄悄拿起了幾罐。

 

  畢竟種類太多了,少掉幾罐也是正常的吧。他在心底說服自己。

 

  仔細確認過沒少上任何東西後,他走向人數最少的那排結帳隊伍,打算邊排隊邊聊天打發時間,瞥了一眼購物車裡大紅色外包裝的盒裝冰淇淋,在即將送出的輸入框內又補上了一句。

 

  『買完了!芥末冰淇淋也買到了哦!』12:01 p.m.

  『喂、給我呆在賣場,我開車去接你。』12:01 p.m.

 

  看著上頭的幾個字,他忍俊不住。來了,爆豪勝己最專業的不溫柔式溫柔。

 

  他與爆豪渡過了沒能好好互相理解的十年時光,然而既使不願意卻仍是知曉了彼此的一切。而接下來的下一個十年時光,他們一直將彼此放在距離自己最近的地方,用漫長的時間去摩擦、然後深刻地去互相理解,挖出了兩人怎麼也無法改變的地方,也磨來了各種潛移默化的地方,最後換來最平衡的相處。

 

  雖然長年相處依舊磨不去爆豪那些不坦率的地方,但多少也學會了何謂『溫柔』,因此他一點也不意外看見這種在其他人眼裡絕對與爆豪無緣的訊息。

 

  『欸?沒關係的,雨似乎變小了很多,我應該可以自己回去。』12:02 p.m.

 

  雖然有傘撐,但從照片裡的大暴雨看來一路走到家肯定是半身濕,不如直接去載人比較快。

  綠谷猜想著爆豪的心理活動,抬頭瞥了眼外頭,灰濛濛的天空裡透出了光,空氣中也沒有雨的嘻鬧聲,他思考後拒絕了對方,趕在對方不悅前又補了句。

 

  『不過如果雨又下大了我會告訴你。』12:02 p.m.

  『廢久,老子好心接你還敢給我拒絕,膽子不小嘛……』12:04 p.m.

 

  兩分鐘後結完帳一條訊息傳來,是老樣子的爆豪風格,但緊接著的下一條訊息卻徹底讓他剛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綠谷眨了眨眼,不敢置信地盯著訊息框。

 

  『要是回來我的調味料少上一罐你就完蛋了!不要以為老子不知道你在想什麼!』12:04 p.m.

 

  欸?不是吧?

 

  『哈哈、別這樣嘛,小勝……』12:05 p.m.

 

  無論是誰和誰,在長時間的相處之下最後終將迎來互相理解。

  就如同綠谷明白那些爆豪水面下的想法,爆豪又何嘗不明白綠谷的小心思呢。

 

05 彩虹

  『小勝、你看!是太陽雨!』12:12 p.m.

 

  天空已是一片明朗,數十分鐘前的大雨已化成細細雨絲在斜射的光影中玩著捉迷藏。

  冒出頭的日陽讓充滿濕氣的環境變得有點悶,但落下的雨滴馬上驅散了那些不適,溫馴的太陽雨讓綠谷幾乎想直接收掉手中的傘漫步在雨水中,只是一閃而過的那張惡鬼臉在腦海裡不肯消散,他也只能想想作罷,畢竟一時的放縱可完全抵不過戀人的怒氣。

 

  傳送過去的照片裡陽光從樹蔭的夾縫中灑落一地,雖然看不清雨水,但枝葉上的水滴在光線的折射下有如樹上的銀河般閃閃發亮。


  他不禁想,看見了白天的星星,若是能在看見彩虹那就好了。

 

  『可惜沒看到彩虹。』12:13 p.m.

  『少在路上逗留了,快給我回家!』12:13 p.m

 

  收到這樣一則毫無情趣的訊息,綠谷本來還滿是情懷的心思被破壞殆盡,頓時間也沒了欣賞的氣氛,一邊碎唸著小勝是個沒情調的笨蛋,一邊加緊了腳上的速度,快速地繞過河堤旁的綠蔭小徑、走過那一段大馬路,到了住處前時這場雨也已經停了差不多了。

 

  摸索著大門的鑰匙,口袋裡的手機又響了下,大概明白是來自誰的訊息綠谷也就沒急著查看,將鑰匙插入門孔,接著一扭推開大門,他朝裡頭的那人一喊。

 

  「我回來了──」

 

  驀地感受到門敞開的一瞬間微風吹來,預料中爆豪的一聲「你回來了」隨後而至。

  客廳側面那扇落地窗被打了開來,與他同居的戀人正站在外頭陽台,手掌上握著手機轉過身來,火紅色的雙眼像是引導他一般移動著視線,他好奇地跟著望去,這時發現對方站在外頭的理由。

 

  「彩虹!」

 

  一個半月彎的彩虹從遠方林立的大樓旁爬出來一路彎進天邊的雲層裡。

 

  「傻子,剛抬頭時不就該看到了嗎。」爆豪敲了一把那顆綠腦袋,嗤笑說道。

  「忙著好奇小勝你在幹嘛就沒注意了嘛。」綠谷解釋著,方才的訊息一閃而過,他恍然大悟地驚嘆一聲,急忙拿出手機。「啊!所以小勝剛剛的訊息!」

 

  「嘖!不准看,手機先交出來。」爆豪邊喊邊走過來欲搶奪手機,看起來有些急躁,卻引起綠谷更多的好奇心。

 

  「為什麼?欸?有兩則?」

 

  他彎腰一閃躲過爆豪揮來的手,點開未讀取的訊息,一張照片還有一行字。

  照片裡的彩虹比起眼前的色彩更豐富了點,連同客廳旁掛著白紗窗簾的落地窗也被照了進去,長方形的落地窗宛若相框將彩虹框了起來,就好像他們家永遠收藏了這道彩虹。

 

  很漂亮,不愧是出自才能超人的手。


  「小勝,謝謝你!」綠谷嘴邊的弧度越來越大,爆豪卻是擺著一張惡臉,撇開頭嚷嚷著才不是為了廢久你這混蛋之類聽來只是欲蓋彌彰的話,怎麼也不願接受這個道謝。

 

  而被悄悄截了圖的兩則訊息裡,一則是傳來的照片,另一則是在爆豪手機裡已經被刪除的一行字,上頭寫著──

  『吶、你要的彩虹。』



TBC.



本來想著發成一篇,但總覺得太長不好閱讀就發成兩篇了!

下篇預計晚上發。

歡迎跟我說說話!

评论(9)
热度(105)

© 凍土塵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