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土塵埃

-丁子,台灣人
-產文手速低,基本上CP左右固定不可拆。同人二創集散地,歡迎找我聊天!
-目前的文章tag:FFXV|諾普、我英|勝出、排球|黑研

【諾普】誰是狼,誰是羊?

※Final Fantasy XV同人創作,諾克提斯╳普羅恩普特CP取向。

※DK時期的諾普,各種捏造,最喜歡彼此的好朋友狀態(我對此嚴重抱持疑問)。

※一個看起來是諾→←普但實際上是諾→普,又混雜了POCKY GAME的故事。

※OOC可能有,全場普羅恩普特視角,粗體是搭上順風船的王子。

※以上注意若有不適者,請慎入!



  他的手在顫抖,胸口內的跳動也撲通撲通地越跳越快,氧氣彷彿隨著諾克特從便利商店的提袋內拿出那盒紅色包裝的餅乾盒、撕開開口、再接著拿出裡頭的塑膠包裝的一連串動作而越來越稀薄,他感覺心臟隨時都有可能因為缺氧而停止運作,或者是因為跳得太快而爆炸,總之他肯定,一切都不會再更糟了。

 

  普羅恩普特回想起那句打從一開始就不該說出口的玩笑話。

 

  『諾克特,要不要來玩POCKY GAME?輸了要聽贏家一件事。』

  『啊?……嗯、好啊。』

 

  他只是隨口說說,普羅恩普特以為王子殿下不會對這種平民遊戲有興趣,更何況還是跟個同性玩這種有點親密的遊戲,讓他自己來說的話,沒有一個男人會想要的,所以他以為諾克特百分之百不會答應的,真的,但他沒料到王子居然回應了他那一百分之外的答案。

 

  他答應了,答應得又爽快又直接。

  思想規格外的王子殿下甚至告訴他擇日不如撞日,並且在他還沒想好半點藉口來塘塞掉邀約時對方就已經彎進便利商店買好巧克力棒,讓一切合理又快速地沒有半點準備的機會。


  也因此,現在他們在王子殿下居住的那間高級公寓裡,正準備打開餅乾的包裝袋。

  普羅恩普特覺得他真是害死自己了。


  他深吸了兩口氣試圖平靜,但什麼效用也沒發生,腦袋裡的思緒糊成一團無法思考,心臟依舊跳得又快又急,他的雙手輕微顫抖著,普羅恩普特甚至覺得自己的所有感官都被放大,否則怎麼對方的任何一丁點動作都能如此挑動他的反應,就像現在,塑膠包裝被撕開的聲音彷彿就在他的耳邊,音量大得讓他忍不住縮了下身軀。

 

  「這還蠻好吃的欸。」諾克特轉過來對著他說,兩三口咬掉一根巧克力棒。

  「OK、來玩吧。」他又說,語氣自然得與他平時邀他打電玩沒兩樣。


  但在普羅恩普特的耳裡聽來,這番話卻有如死亡宣告般可怕,此刻的他不禁期待這只是場夢,但可惜的是,夢不會真實到聞得見巧克力的香味。

  當然這並不是因為他討厭諾克特那種世紀玩笑般的理由他才如此抗拒,倒不如說相反,正是因為他,普羅恩普特.阿根塔姆實在太喜歡諾克提斯.路希斯.切拉姆了——他幾乎天天喊著的「最喜歡諾克特了﹑諾克特超帥的」可不是喊假的,普羅恩普特甚至敢保證路希斯的一般市民裡一定沒人比得過他對王子殿下的友愛與敬慕。

 

  普羅恩普特.阿根塔姆可是路希斯王子唯一的摯友呢。


  所以要是他一個不小心獸性大發對著他最喜歡的王子殿下亂來怎麼辦,普羅恩普特懼怕地想著,一些他與諾克特再也當不成朋友的假設結果竄進大腦,在腦海裡四處徘徊,只是如此就令他足夠消沉,更何況若是當它變成真的,他不必想都明白自己會有多絕望。

 

  「喂,普羅恩普特?」

 

  諾克特的喊聲再度傳來,這次卻含糊得有些聽不清,普羅恩普特納悶地抬起頭,然後看見他眼前的王子殿下銜著巧克力棒,坐在他面前,只有一個手掌遠的距離,他的下巴抬了兩下催促著他,這下子他真的連半點心理準備都沒有了。

 

  「諾克特、我要是不小心做了什麼你要原諒我喔。」

 

  他絕望地望著對方,在咬上巧克力棒的另一端前提出了個莫名其妙的要求,然而諾克特只是全然不解地發出一聲語助詞,給了他一張不明所以的表情,世界完了。

 

 

  - 

  諾克提斯還真的有點期待普羅恩普特會不小心對他做點什麼。
  因為那代表著他就能正大光明地也對他做點什麼了。

 
  說真的,那絕對是個很棒的主意。

  - 

 

 

  普羅恩普特肯定他上次敵不過班上同學的要求擔任馬拉松的跑者,最後跑到終點累得半死時腦袋也沒有現在這麼混亂,他已經搞不清楚他正在動作的嘴巴到底有沒有前進,他甚至嘗不到咬進嘴裡的巧克力棒是什麼味道,唯一能明白的,就只有諾克特近在眼前這個事實。

 

  他猜想,他們距離應該沒有一個食指長。

 

  他可以很明顯看見諾克特那雙深色的藍眼睛,它們像黑夜一樣,普羅恩普特一直不太喜歡夜晚,尤其在只有他一個人待著的時候,他有一個小秘密——怕黑,而夜晚總是黑得駭人,能夠喚起他所有恐懼,但是諾克特眼睛裡的那片黑夜不一樣,他很喜歡他眼裡那片有著漫天星辰的黑夜,它們耀眼得閃閃發亮,完全吸引住他所有目光。

 

  是的,完全吸引住所有目光。

  所以當他發現諾克特其實也在看著他,那雙眼睛底下藏著一絲狡黠笑意時早就為時已晚,他只能驚慌地察覺到在短暫的幾秒鐘內他們之間的距離已經縮短成半根指頭,任由腦袋轟隆地停止運作,放任五感任意接收過多的刺激。

 

  一股清新高貴的香味混著甜甜的巧克力香立刻朝他撲鼻而來,他記得這個味道,在他太過專注手機而整個撞上諾克特的背時、或是他撲上諾克特那張大得嚇人的睡床時都曾出現這個味道,不過這一次不一樣,它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更濃烈了一點,普羅恩普特連想都沒有就下意識地認定那是諾克特自身的味道──那個香味、現在瀰漫在自己鼻間的那個味道。

 

  千萬分的難為情下一秒自腳底一路竄上頭頂,爆炸般滾熱的血液燙過全身,連末梢神經都被燒得火熱,他肯定現在他現在一定全身都是鮮紅色的,他看見眼前的諾克特在笑,笑得有些得意,彷彿這一切都是他設計的把戲,接著對他眨一下眼,告訴他還沒結束。


  下一秒,視野裡的一切動作都有如慢速播放般緩慢。


  普羅恩普特看著諾克特又含進一口,看著他們之間不到一個指節的距離間隙。

  現在他可以感受到諾克特的呼吸輕輕淺淺地噴在他皮膚的細毛上了。

 

  普羅恩普特想著,他不會再更糟了,看看他這副全面潰敗的模樣,大腦停止運作、身體無法動彈、五感還彷彿被對方掌控、最後還被愚弄熟得像隻蝦子,他確定他不會再更糟了。


  而這一定也是他們認識以來最接近的一次了,不管怎麼說,他們都不會再更近了。

  不只是不會、他們確實是沒辦法再更接近了。


  因為他們的距離已經近到無論是多小的移動都會不小心親上的程度了。

 

  可是普羅恩普特望著那雙深藍色眼眸,卻倏地感覺似乎還有個藏於水面下的計謀尚未浮出。雖然大多時候諾克特總是表現得難以掌握,但意外地他總能攫取到諾克特的情緒,而現在他覺得、眼前的王子殿下眼底的笑意顯然更深、更危險了。


  腦袋裡驀地幾個字交叉劃過——自投羅網。 

  他怎麼會忘記王子總有一百分之外的答案呢,他覺得他真是害死自己了。

 

  他們幾乎同時開始動作,普羅恩普特看著諾克特又含進一口,下巴快速地向下一點掰斷那根吃了太久的巧克力棒,又快速地往後縮去——但他不夠快,一個柔軟的觸感劃過他的嘴唇,快得恍如錯覺,他嚇了一跳,心臟撲通撲通跳得大聲。


  遊戲到此結束。

 

  普羅恩普特可不知道這位王子殿下一點也不在乎會不會親到這個問題,而且不在乎之餘,他甚至感覺那還有點刻意。王子殿下都是這麼惡作劇的嗎?!

  那個柔軟又有點乾燥的觸感,他覺得他要爆炸了。天啊!他跟諾克特親上了!嘴對嘴!

 

  「諾、諾克特、你、你……!你作弊!」

 

  他有些恍惚,壓根沒注意到嘴唇上有著融化的巧克力,還有一些些沾到了人中,才剛回籠不久的理智再度因為對方的一個小動作支解崩離,羞赧幾乎侵占了整條腦迴路,他只能盯著諾克特不放,並以大吼掩飾那些過度膨脹的情緒。

 

  「贏了就是贏了、哪有什麼作弊不作弊的。」

 

  諾克特終於退開他過度往前傾的身軀,他嘴唇上沾著些許融化的巧克力,其中還有一點也被抹開沾到了嘴唇下方,那看起來有些不禮貌,但他顯然不是很在意,贏得遊戲的王子殿下隨意地舔掉那些巧克力,露出一抹壞笑。

 

  「總之你欠我一件事了。」

  普羅恩普特突然覺得有點詭異,背脊一陣刺癢。


  愛耍詐的王子殿下伸出手靠近他,指尖落在他的嘴唇上,帶著厚繭的指腹擦過他的上唇後縮了回去,普羅恩普特覺得哪裡不對,他繼續望著對方的一切動作,包含他的手,進而猛然地發現諾克特原本潔白的指尖上有著一抹咖色──那是融化的巧克力,他愣愣地看著它被舔開,融進唾液裡,最後吞進肚子裡。

 

  路希斯的王子殿下唇角邊的危險弧度仍然沒有消失。

  而普羅恩普特腦海中一個不可能的想法一閃而過,他漲紅起臉,一臉不敢置信。


  他擔憂的事好像發生了,但、立場似乎反過來了……?

  這一定是哪裡不對,再怎麼說諾克特可是他的好朋友,他可是路希斯王子唯一的摯友啊。



 

 

  -

  諾克提斯緊抓住眼前這隻金色路行鳥,雙手環住腰不讓他有脫逃的機會。
  好不容易到手的獵物這次可不能再讓他飛了。

  「吶、普羅恩普特,我們再玩一次,這次——你不能咬斷。」

  獲得獎賞的王子立刻用掉它。

  他就不信這麼簡白又直接的要求那隻路行鳥還能誤會到哪去。




  END

  歡迎跟我聊天!

评论(11)
热度(31)

© 凍土塵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