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土塵埃

-丁子,台灣人
-產文手速低,基本上CP左右固定不可拆。同人二創集散地,歡迎找我聊天!
-目前的文章tag:FFXV|諾普、我英|勝出、排球|黑研

【諾普】一個王子用抱枕

※Final Fantasy XV同人創作,諾克提斯╳普羅恩普特CP取向。

※DK時期的諾普,各種捏造,好朋友狀態。

※一個超短打,一個王子與普普通霄打遊戲的小插曲。

  他們幾乎會在每個週末的夜晚裡窩在諾克提斯家裡的長沙發上打遊戲打到半夜,這一次也是如此,只是前一天沒睡好的普羅恩普特在第一個關卡通關後就棄他的王子殿下而去,身體搖搖晃晃地朝一旁的軟枕頭靠去,瞇起的藍眼睛連堅持地眨個幾下都來不及就緊緊闔上,平穩的呼吸聲更是同時間傳開。

  「你在搞什麼、」

  一時間什麼都沒搞清楚的諾克提斯看著螢幕內突然一動也不動的夥伴被敵人連擊殺死,接著敵人又發狂地號召其他同夥朝剩下的目標狂奔而去──也就是他手上操控的角色,他連忙按起搖桿,指頭在上頭飛速滑動,好不容易解決一波敵人之後他偏頭朝那位罪魁禍首望去,焦躁的抱怨脫口而出,卻在尚未成為一個完整句子就收了聲。

  他看著倒臥一旁睡得安穩的人,那張帶著黃雀斑的白皙臉龐還朝枕頭蹭了兩下,疑惑剎那竄入腦海,「普羅恩普特?睡著了?不是吧、也睡得太快、」王子顯而易見的極度錯愕盡現於整句話裡,然而也止於話語即將完結之際,電視下的喇叭忽然傳來某個不太熟悉但一定知道的音效,諾克提斯倏然回頭,慘烈的叫聲隨即炸裂,濃烈的哀愁在最終的死亡宣告下揮之不去。

  「啊──!掛了──!」螢幕中的遊戲人物四肢大張地倒在地上,數名敵人彷彿炫耀般地在周遭走動,甚至還踏過地上的那身軀體好幾下。

  下一秒,好勝心極強的路西斯某王子立刻開了新局誓言要通關這遊戲。

  而且要把這一區的敵人全幹掉拿到白金獎盃。

  諾克提斯.路希斯.切拉姆貴為路希斯之王──雷吉斯.路希斯.切拉姆膝下唯一嫡子,亦是路希斯王國第一王子,一旦下定決心去做某件事的話那自然是一出手即手到擒來。耗費五個小時之後,外頭一片漆黑的天空逐漸淡出些許灰藍,王子殿下放下搖桿,揉了下酸澀的雙眼,而後瞇起眼滿意地看著螢幕上頭的通關字樣。

  身旁的金色身影立刻嘩地歡呼大叫,宏亮的聲音說明了他有多精神飽滿。

  「哇──不愧是諾克特!才花一天破關,還一個人完成高難度!」睡了好一陣子後起床的普羅恩普特蹦跳起來,他興奮地靠向諾克提斯,望去的藍眼睛裡有著滿滿的崇拜,眼底的躍躍欲試更是在向王子邀請,雙人聯手再來一場。

  只可惜諾克提斯的氣力早已沒僅存無幾,他半瞇著眼胡亂摸索四周,雙手撫著摸到的物體順延而上,指腹拈了兩下,觸感柔軟,與他的胸膛合一的大小──嗯、正是那個他最熟悉最喜歡的抱枕,模糊的思緒裡發出最後一道指令,王子殿下伸手一把抱住,將其帶入懷中,含糊的耳語與他們一同沉入軟骨頭的懷抱。

  「不行、極限了……」

  諾克提斯收緊雙手,將普羅恩普特緊抱在懷。

  像路行鳥羽毛一樣柔軟的金髮在脖頸處隨著動作不斷晃動,一點一點搔動著諾克提斯的末梢神經,毛絨絨又舒適的觸感令他昏昏欲睡的意識更加迷濛,只是趴在王子身上的普羅恩普特明顯抵死不從,他的手肘抵著胸膛違抗著下壓的重力,同時扭動著身軀試圖拉離自己。

  「諾克特,這樣很重啦、讓我下來……」普羅恩普特慌亂地說,急躁的動作顯示出他一秒也不願壓在諾克提斯身上的心情。

  「我又不覺得重、而且摸起來也挺舒服的……」

  不論是手上的觸感或是下巴蹭過去的觸感都很棒,王子心想。

  「不要啦、諾克特,讓我下來啦……」

  染上軟濡鼻音的嗓音讓諾克提斯一秒動搖,他真心地一點也不感到沉重,只是從來就極度在意體重的普羅恩普特可不這麼認為,猶豫片刻,極度需要睡眠的王子殿下睜開眼,皺眉盯著對方,翻過身軀轉為側躺,讓身上的人也能好好躺在沙發上之後,吐出不容半點拒絕的宣言。

  「這樣可以了吧、我要睡覺了。」

  「可是……諾克特、我才剛睡醒欸……」略感困擾的普羅恩普特小心翼翼地說道。

  但可惜的是,這一句意有所指的暗示在王子殿下的假意忽略之下,直接被拋諸腦後。

  他們面對面靠得很近,諾克提斯幾乎將自己塞在普羅恩普特的頸邊,沐浴後殘留的香氣混著普羅恩普特自身的甜香在鼻息間瀰漫,他身上帶著和他一樣的沐浴精香味這個認知讓王子感受到一股異常的滿足感,他不確定自己為何會浮出這個感受,但它令他感覺好極了,甚至比方才打贏遊戲時湧上的暢快感還要好,環在普羅恩普特腰間的手忍不住又收緊一些,兩人之間幾乎毫無空隙。

  「……真是的、諾克特一定是世界上最任性的王子。」

  

  感受到普羅恩普特逐漸放鬆的身軀,耳邊傳來一個小聲嘟嚷,似乎拿他很沒辦法的模樣。

  諾克提斯微笑著閉上眼,安穩沉入夢鄉。

评论(1)
热度(26)

© 凍土塵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