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土塵埃

-丁子,台灣人
-產文手速低,基本上CP左右固定不可拆。同人二創集散地,歡迎找我聊天!
-目前的文章tag:FFXV|諾普、我英|勝出、排球|黑研

【諾普】恋人よりもっと

※Final Fantasy XV同人創作,諾克提斯╳普羅恩普特CP取向。

※源至推特諾普60分挑戰-雨宿り。(但從沒趕上過)

※小情侶與雙向暗戀/明戀?中只差沒有告白的DK諾普一起躲雨的小故事。

※OOC可能有,以上注意若有不適者,請慎入!


 

  雨下得突然。

 

  天邊的黑雲一下子壟罩整片夕陽餘暉,尚未捕捉到空氣中潮濕的淡淡霉味,斗大的雨珠便嘩地落了下來,帶著魄力砸在每一個行人的衣肩上,不一會兒便徹底染色大片地面,整個因索姆尼亞瞬間被雷雨捕獲,在人們匆忙躲藏室內之後不再熙攘。

 

  與一哄而散的人群不同的,動作晚了點的他們沒能擠進店家裡,好不容易在磅礡的雨幕中看到這間無人佔據的壽司店,雖然歇業中,但還有門前的遮雨棚拯救他們。

 

  他不愉快地咂舌,濡濕透著光的白襯衫幾乎緊貼著肌膚,上頭壓著沉甸甸的外套,既黏膩又不適,連抬個手都是艱難。皺起眉頭,拉了拉衣領,目光移轉到身旁的戀人,她看起來比他好多了,在他雙手抵禦雨水的保護下小巧的肩膀上只濕了幾點雨痕,只是其它地方就沒這麼幸運了,好比那頭被染深的長髮,一滴一滴落著水珠,墜落到交纏的指尖上引出輕顫,也引起他的注意,他不禁苦惱思考,這樣下去對方會肯定感冒的。

 

  轉著腦袋,雙手伸進書包裡尋找印象中那被壓在最底層的抽取式衛生紙的同時,視線無意識地四處徘徊。

 

  壽司店的左邊也站著人影,幾乎是和他們同時間跑進來的兩個男生,與他身上一樣的深色西裝外套,一頭即使在這種烏雲密布的惡劣天色裡仍然耀眼奪目的金髮,另一個卻是彷如對比一般黑夜般的黑髮,他認得他們,學校裡特別引人關注的兩名人物——路希斯的王子殿下與他唯一的摯友,他覷看著他們,這是他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接觸。王子的好朋友又抱怨又哀號著濕得透徹的衣服,他試圖擰乾衣服的水分,卻把襯衫扭得皺巴巴的,接著那雙眼對上王子,立刻擔憂地呼聲怕他著涼,伸手要幫王子同樣濕得透徹的衣服擰乾,一個人瞎忙的模樣在王子淡然表情的對照下顯得滑稽。

 

  「諾克特!不弄乾會著涼的喔——!」

  「喔,好啦、」

 

  放任毛毛躁躁的金髮友人開始虐待他的襯衫外套,王子一句聽著就是敷衍的回應,注意力明顯不再那兒,他伸進書包的手像是在裡頭翻找著什麼,而後一條明顯亂塞而起皺的黑色毛巾被抽了出來。

 

  那條毛巾讓他赫然憶起一件事,抓起另一個裝著社團衣物的背包,也學著王子開始在裏頭翻找著什麼。他從書包裡拿出早上稍微用過的毛巾,嗅了嗅確定沒有異味後有些難為情地開口,向戀人遞了過去。

 

  「雨感覺一時停不了,這個……雖然我有用過不過就將就著用吧……?至少不要著涼了。」

  「欸、謝謝……」雖然有點驚訝,但她仍是接了過去,嘴邊劃開一道羞赧的弧度。

 

  他看著戀人輕柔地拿起毛巾擦拭起自己的頭髮,接著轉身面對自己,這回望見的是更加擴大的笑容,裡頭多了幾分甜蜜,她伸手扣住他的脖頸將人拉下來,把毛巾套在頭上擦了起來——身體驀地開始發熱,心跳的聲音好像越發越大,他忽然有種錯覺發酵在心頭上,好似’偶爾當個溼答答的落水狗也沒什麼不好。

 

 

-

 

 

  「欸?諾克特居然會帶毛巾、真的假的?」

 

  在普羅恩普特的印象裡,諾克提斯並不是會隨身攜帶手帕毛巾的那種男生,所以當諾克提斯從書包裡抽出一條毛巾——是的,那個房間裡堆滿垃圾的諾克提斯居然如此『王子』般地隨身攜帶毛巾,即使那條毛巾充滿皺痕、部分結成硬塊,它依然是王子殿下帶在身上的毛巾——接著往他頭上一蓋並且伸手過來時,普羅恩普特忍不住又驚訝又困惑地開口。

 

  「囉嗦啊、之前伊格尼斯放的啦……」

 

  王子殿下那雙大了一點的雙手快速壓在普羅恩普特的頭頂上,不讓他閃躲,然後毫不遲疑地抓著毛巾擦拭起他吸附水分而褐黃色的頭髮,一時間沒能反應過的普羅恩普特身體一個彈跳,那雙小心翼翼的雙眼悄悄望向諾克提斯,只見對方撇過眼去,沒好氣地咂嘴回應他方才他那句隱含各種偏見的問句。

 

  「不要動來動去的、」

 

  阻止普羅恩普特想往後退的意圖,諾克提斯難得地用起命令式,聲音也大上不少,然而那卻一點也不讓人感到不悅,他雙手的動作持續著,每一根髮絲都被擦得仔細,連髮根都沒錯過——柔軟織品的遮掩下,普羅恩普特忍不住偷偷微笑,柔和接受路希斯的王子殿下那略嫌粗魯的動作下總隱藏的最不坦率的溫柔。

 

  過分的欣喜讓普羅恩普特總是縝密細膩的心思稍微鬆懈了點,亮晶晶的藍眼睛盯著眼前的人影,幾秒鐘後才察覺到對方外套衣角上不斷滴落的雨珠。

 

  「等等、諾、諾克特!你先擦乾你自己比較要緊啦、這樣會感冒的!」普羅恩普特的雙眼裡急忙映出擔憂,伸手就要拿走毛巾,然而諾克提斯彷彿早已預料般縮手閃過,以一句「我的身體比你強壯多了,上禮拜是誰感冒才剛好?」輕鬆堵得他頓時無語,雙唇開了又合找不到更好的說詞。

 

  普羅恩普特不禁嘆息,無奈望去一眼,右手伸進了長褲口袋裡。被撥動的髮絲散落在額前,諾克提斯不自覺皺起眉頭的專注臉龐在根根細絲後依舊清晰,彷彿幫他擦頭髮這件小事成了現下最緊要的一件事,忽然某種從未言明的情感襲來,喜悅化為熱浪竄上普羅恩普特的雙頰,方才消逝的微笑再度爬上嘴角,他假裝生氣地抗議,嘴唇兩側的頰肉微微鼓起。

 

  沒辦法、誰叫普羅恩普特就是拿諾克提斯沒轍呢。

 

  「真是、就算諾克特很——強壯還是有可能會感冒的啦!」

  「你太囉嗦了,說不會就不會。」

  「是是是——」

 

  普羅恩普特的手探出口袋,上頭握的是平時隨身攜帶的小手巾,雖然已經濕了一半,但拿來擦擦諾克提斯臉上那些混著汗液的雨水還是綽綽有餘的,沒有理會耳邊的無賴話語,他拿著手巾逕自貼上諾克提斯的臉,彆扭地用了點力。

  只是手帕下感受到的溫度卻是冰涼,普羅恩普特的心驀地沉重了幾分,垂下眼簾,有些後悔方才那些得意忘形,擦拭的動作更是加快了不少。

 

  「放心啦、我可是王子欸。感冒什麼的才不算什麼——」嘴裡驀地吐出一句毫無道理的話,連諾克提斯自己也不由得訝異,他什麼也沒想,只是看著他的金髮友人明顯黯淡下來的臉色,腦袋與身體便自動反應了起來。

   他只知道,他無法看著普羅恩普特不笑的樣子卻什麼也不做。

  「什麼啊、好像王子殿下就不會感冒一樣——」普羅恩普特愣住,木然地眨了眨眼,在看見諾克提斯驚愣下的窘迫神情後,陰暗的神色豁然開朗,忍不住失笑。

 

  「總之我說了算。」諾克提斯見狀才放下心,擦了下鼻頭笑道。雖然天空落著雨,但在他們之間卻無那些陰霾,就像是雨過天晴,枝葉間透射下來的點點陽光撒落在潮濕泥土,清新的青草氣味彌漫在空氣中,一切都變得閃亮而美妙。

 

  他們互視,彼此的手臂在兩人之間交叉,互相為對方擦去身上的雨水——電視劇裡才有的舉動在旁人眼裡看來大概既滑稽又好笑,可是此刻的諾克提斯與普羅恩普特卻一點不感到怪異,他們覺得一如往常,這在他們之間普通極了。

 

  為了方便擦拭,普羅恩普特更靠近了諾克提斯一點,藍寶石般璀璨的眼珠子微微抬起,專心地盯著眼前這張總是不太有情緒的臉龐,手指壓著手帕在他細緻的肌膚上緩慢移動,沒有半點異心。諾克提斯也看著普羅恩普特,搭在金色髮絲上的手慢了下來,感受臉頰上的觸感像搔癢一樣令人心騷,以及每一次擦過鼻尖的柔軟質感上帶來的香甜清香,諾克提斯熟悉這個味道——在普羅恩普特的身上、他獨有的香味,也是個總能讓他心神放鬆的味道。

 

  見諾克提斯鬆懈了下來,普羅恩普特抓緊機會奪走對方蓋在他頭上的毛巾,哼哼笑了出聲:「噔噔噔——從現在開始!輪到普羅恩普特.阿根塔姆,我這個諾克提斯王子的親友幫溫柔的殿下擦頭髮的時間啦!」

 

  「那算什麼、」看著普羅恩普特可愛的表情動作——他在逗趣與可愛之間猶豫不決,但最終仍是選擇了這個伴隨著相處而不斷在心中擴大的字詞——諾克提斯忍俊不住,他瞥過一眼,看見對方那頭濕髮已經乾了一半便沒再反抗,乖巧地低下頭讓普羅恩普特更方便擦拭。

 

  思緒隨著普羅恩普特輕柔的擦拭而緩慢下來,頭頂上不時傳來對方哼著歌的聲音,他高亢又甜膩的嗓音在大雨遮蓋下並不明顯,被嘩啦的雨聲切得零碎,不過他們的距離夠接近,這依然足夠讓諾克提斯聽出他哼的是首相當輕快的曲子。

 

  「感覺心情很好?」他問,情緒也跟著曲子而起伏。

  「嘿嘿、被諾克特溫柔對待了當然心情好囉——」普羅恩普特說著,細長的眼睛瞇成一條笑縫。

 

  「哈啊、也沒有特別溫柔吧!」

 

  接近撒嬌的語調讓諾克提斯反噎了好幾口口水,普羅恩普特的嗓音比起平時更高昂而甜密了好幾分,那是對方心情愉悅時常出現的聲音,他抬頭看向對方,洋溢喜悅的笑顏讓普羅恩普特整個人像暖陽一樣,幾乎讓諾克提斯看傻了眼——他遲了幾秒才狼狽回過神,想也沒想地否認著,企圖掩飾掉方才不夠帥氣的模樣,然而馬上就被識破而引來了普羅恩普特更多的調侃。

 

  「什麼什麼——害羞了?」

  「吵死了、」

 

  以粗俗的口頭禪掩飾住害羞,諾克提斯撇開頭擅自結束對話,深吸了口氣平復熱燙起來的臉頰,深青色的眼睛狀似隨意地望向四周——此時他才察覺到身旁一直站著其他人的事實,穿著同樣制服的男生女生也濕了一身,嬌小的女生抓著毛巾搓揉男生的頭髮,臉頰上透著淡淡紅霞,望著男生的眼神裡有著說不盡的情感,而男生的手指停留在女生的臉頰上,為她撥去上頭的水分,那些場景動作似乎都與幾秒前的他們無異。

 

  所以剛才的他跟普羅恩普特看起來不會也是那種感覺吧?

  那種有如裹著糖粉般甜蜜的氛圍,諾克提斯擅自地想,臉上熱了幾分。

 

 

  「感覺我們好像什麼甜蜜蜜的笨蛋情侶哦……」

 

  下一秒,普羅恩普特的嗓音倏地穿刺耳膜直達到諾克提斯的思緒,像在同意他的想法。

 

  「哈啊?」

  「欸?」

 

  普羅恩普特猛然抬起頭,望著同樣驚訝的諾克提斯,兩人同時吐出情緒嘆詞。接著終於意識到自己無意間說了什麼丟人話語,普羅恩普特連忙抓住毛巾遮住自己火燙的臉頰,像個鴕鳥般逃避現實,既使知道於事無補,他也沒有勇氣再面對那雙驚愕的夜色眼瞳。

 

  「哈、哈哈、」

 

  乾枯的笑聲就像磁帶卡住的錄音帶一樣斷斷續續,諾克提斯卻突然覺得空氣越發甜膩起來,一股始終潛伏於水面下的情感猛然爆發,心頭上蠢蠢欲動的騷動化為衝擊,心跳驀地加速,臉頰上的熱度更是上升幾分,他沒由來地想看見普羅恩普特臉上的表情,他想知道他是否也和他一樣渾身發熱、是否也和他一樣感受到觸電般的酥麻一路從腳底竄上心口,諾克提斯迫切地想獲悉一切。

 

  只是那只毛巾阻礙了一切,徹底隱沒住普羅恩普特的表情,只殘留停滯在笑聲上的那份羞赧,身體再次先於意識之前擅自動作,諾克提斯抽走毛巾,如願望見身前的金髮男孩。

 

  普羅恩普特的臉紅通通的,白皙的肌膚上染出一層透亮的豔紅色,耳根子紅成一片,還有那些雀斑、他鼻頭附近的小雀斑讓他整個人像極了一顆誘人的草莓,看起來色澤鮮艷又飽滿,不斷引誘諾克提斯咬下一口——諾克提斯差點那麼做了,他絕對樂於這麼做——可惜什麼也沒有,他忍住了那份渴望,現在的他還沒有資格,取而代之的是他伸手抓住普羅恩普特的手。

 

  指尖扣著指尖,然後雙手緊握。

  沒有人對此抗拒。

 

  毛巾被抽走之後便死命閉著眼的普羅恩普特睜開眼,視野之中的諾克提斯就跟他一樣臉紅得可笑,尷尬的神情裡透露出緊張,勾著他手指的雙手甚至偷偷地顫抖著,一點也不像平常的諾克提斯,這太出乎意料的反應實在令他驚喜又害羞,其中還有一絲絲竊喜,為的是諾克提斯因他而緊張臉紅這件事。

 

  普羅恩普特忍不住漾出笑容,方才的尷尬被忘得一乾二淨。

 

  「哈哈、諾克特臉紅了。」

  「你還不是一樣。」

 

  普羅恩普特的笑大概也感染了諾克提斯,他們對彼此露出笑容,凝視著對方的目光始終沒變,誰也沒有移開眼,那些現在還說不出口的感情被昇華,寄託在無需言語的眸光之上。

 

  雨下得突然,稀里嘩啦還是落個不停。

 

  諾克提斯望著普羅恩普特,望著他最耀眼的溫暖太陽,普羅恩普特也望向諾克提斯,望著他最奪目的美麗夜空,他們還沒有注意到,這場雨是因索姆尼亞迎來春天的宣告。



评论(3)
热度(33)

© 凍土塵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