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土塵埃

丁子,台灣人
產文手速低,基本上CP左右固定不可拆。
同人二創集散地,歡迎找我聊天!

目前的tag:FFXV|諾普、我英|勝出、排球|黑研

【黑研】黑尾鐵朗與孤爪研磨

※排球少年同人創作。

※黑尾鐵朗×孤爪研磨,CP取向,不適者慎入。



研磨醒來時才發現他躺在黑尾的腿上睡著了。


外頭升高的夜幕讓他知道自己睡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入夜的氣溫驟降不少,不過身上不知何時被蓋上的薄被完美地驅趕掉寒意,身旁的PSP還亮著輸掉的遊戲畫面,規律的遊戲樂音及筆尖劃過紙面的沙沙聲一來一往,為過於安靜的空間裡添了一點生氣。


拉回視線,研磨卻仍然看不到黑尾的眼睛,教科書徹底擋住了他的上半臉,似乎是沒有發現他已清醒而還專注在念書上,對方沒被遮住的嘴唇抿得很緊,看來像是在思考相當艱澀的問題,一邊進行起猜測對方心理活動這種毫無意義的遊戲,研磨忍不住伸手碰了下黑尾的嘴唇。


薄薄的、又很柔軟,也能感受到表皮乾燥的凹凸感。


「哇嗚、」


一道低呼從上方竄出,被移開的教科書後是黑尾摻入些許慌亂情緒的雙眼,他嘆了口氣卻彎起嘴角邊的弧度,抓住唇上貪玩的那隻手,像是作為懲罰般張口輕咬了一下。


「研磨,別嚇我啊。」那張臉笑得像偷了腥的貓,徹底引來研磨不愉快地捏住他的嘴唇。


「小黑、很痛啊。」明明那啃咬的程度輕得連在他的手指上留下牙痕都無法,研磨仍是無理地開口了。


「抱歉抱歉。」知道那是刻意,黑尾笑望著對方沒幾分誠意地開口道歉。


放下先前專注著的教科書,黑尾選擇將注意力轉為對談中的青梅竹馬,稻金色的髮絲散落在對方的臉上令他忍不住伸手撥了開來,既使明白青梅竹馬早已習慣過長劉海偶爾帶來的視線狹溢感,他仍然不怎麼喜歡對方的臉被遮掩住。

說起來就只是他的任性妄為吧,小時候的研磨為了掩蓋存在感總是遮著眼睛,只是在某次偶然中,實在無法忍受看不見對方面容的他衝動撥開了那片瀏海,藏匿黑髮之中的燦金色耀眼得令他著迷,自此之後研磨的瀏海在他的控管下自然而然地成了中分型。


黑尾很喜歡那雙眼睛,既使隱匿在低調之中卻仍舊止不住的耀眼。


「現在幾點了?」察覺到視線,研磨舉起手蓋住自己的半張臉問道。

「七點了。待會要吃飯了,你也下來一起吃吧。」然而黑尾更是眼明手快地立刻阻止了那雙手。

「嗯。」


雙手被禁錮無法動彈,被抓著的研磨像是回敬般也反過來盯起正上方的黑尾,像貓一般銳利的眼神在對方臉上晃了一圈,像在窺探有無秘密一般,瞧得黑尾忍不住摸起臉來疑惑問道。


「幹嘛?我剛剛可沒有到處看哦。」


看著那張臉,研磨不自主地想起昨天那個炎熱下午發生的事。


研磨記得很多黑尾被紅著臉頰的女生們叫到外頭的時候。

因莫名奇妙的睡姿而造成的獨特風格的髮型、精瘦結實又高挑的身軀、以正常人的標準來看可算得上上等的臉龐、總是彎起一邊弧度的邪佞笑容──確實受歡迎的條件都具備齊全了。


不過,這次卻是他──孤爪研磨,被叫到外頭去。


放學後的學校總是安靜得令人想睡,然而明明即將入秋,那個下午卻還是熱得既使研磨一動都沒動仍無法進行休息,他待在教室等待著被導師叫走的黑尾,雙手與腦袋都專注在手上的魔王關卡上,認真地、專注地,以至於他全然沒聽見名字被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喊出。


「孤爪同學、孤爪同學!」


抬起頭來看到的是極度面生的臉孔,帶著輕微的窘迫。


「孤爪同學,可以問你一點事嗎?」


明明是放學無人的教室裡,卻還是被帶到了更人煙稀少的校棟後方,眼前的女孩似乎還在思考著說詞,研磨還在思索著一些無關緊要又毫無浪漫感的瑣碎時,女孩的問句驀地就如尖銳的利音刺入他的腦海,徹底打亂他現下的思考。


「你跟黑尾前輩是、那種關係嗎……?」


「……那種?」無法構成意思的問句讓研磨自然地開口,即便他已能猜到話中的含意。


「就是、戀人……的關係。」


根本連思考的時間都不需要,研磨很快速地回應了對方。


女孩如卸下了重擔般吐了個很長的嘆息,迸現出笑意的眼角邊還夾雜激動的濕潤,帶著直接反映出情感的笑容向他道謝之後就將他如棄犬般丟置在那裏,才幾分鐘的時間後背就已經被日陽照得火辣辣的,沒想到昏黃的夕陽也帶著這麼燙人的熱度,研磨立刻躲進了校舍裡,悠悠晃晃地回到教室繼續原本的遊戲。


「研磨──」


研磨彷彿如夢初醒般地眨了眨眼望向聲音來源,一臉興致昂然的黑尾挑起一邊眉尖,一隻手以很輕的力道拉了拉他的臉頰,問道:「在想啥?」


與他的低溫體質不同,黑尾的身體總是溫溫熱熱的,研磨感受著指尖上傳來恰到好處的溫度,腦海裡忍不住浮現出女孩及夕陽的高得令他不適的強力溫度,他忽地抬起眼,盯著黑尾問道。


「小黑,我們是戀人嗎?」

「──誰知道呢。」

「小黑的說法真狡猾。」

「哈哈、那研磨你覺得呢?」

「明明是我向小黑提問的。」

「有什麼關係嘛。」

「我才不說。」

「說一下啦。」

「才不說。」


「說嘛。」

「不說。」


他們進行著總是樂以不疲的重複對話,最後停止在研磨的回應之後,黑尾將研磨從腿上拉起來,轉了一圈擁入懷裡,早就習慣窩近黑尾懷抱的研磨自發地為自己挪了個最舒服的姿勢,一切就如呼吸般自然,沒有人對此有任何困擾。 


「我還以為研磨知道呢──」

黑尾將臉塞進研磨的頸窩裡,作為回應的話語竄不出擁擠的空間而變得模糊。


「嗯。」

「青梅竹馬、」


研磨的這句話引起黑尾的猛然抬頭,他們互相注視了一會,黑尾盯著研磨像貓一樣的金色眼瞳,研磨也盯著黑尾像貓一樣卻是深黑的眼瞳,下一秒相視止於黑尾的笑容與忽然拉近的距離之中。


「騙你的--」腦海裡一邊思考著黑尾的嘴唇真的很乾燥,最後研磨還是順了對方的意,將還沒說完的話完結。


「我們、更不一樣。」


「這樣啊──」研磨瞪了一眼笑得愉快的黑尾,決定不予理會。


話題就像斷了線似地戛然而止,窩在黑尾懷裡的研磨抓著PSP與最後的大魔王進行纏鬥,黑尾則是抓起教科書繼續方才尚未結束的學習,沒在出聲的兩人自然地又做起最初的事,直到樓下傳來黑尾母親的喊聲。


「走吧、吃飯了。」

「嗯。」然後他們下樓、吃飯,接著黑尾擅自幫研磨做了今晚借宿的決定。




他們並不是什麼戀人的關係。

那實在太過膚淺了。 


孤爪研磨跟黑尾鐵郎——

既是青梅竹馬、也是朋友、戀人、家人, 以及在那之上的關係。 


评论(5)
热度(30)

© 凍土塵埃 | Powered by LOFTER